醉闹葡萄架

置顶一定要看_(:з」∠)_
爱你啾咪

黑跳现代paro
是学生和学生助教_(:з」∠)_
——“又不高兴啦?”

【还债1/2】

【终宣】虹跳本《问君何所之》


风雪塞北:

打样出来了!各种意义上感谢鹊大 @灰喜鹊 辛苦么么!快递我的脑袋请注意签收hhh

感谢封面画手 @450w灯泡炸裂   封面设计 @楠木深深  


注:书签仅为概念展示,非随刊附赠


最后希望大家都来吸虹跳!少侠和护法有那——么好!w


【虹跳】
公主抱
战损后的那种
裹了斗篷x画完发现根本看不出来是谁,快乐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发完以后又又又发现人体有问题

【黑心跳】人生八苦之求不得

抱歉最近的时间安排有点魔性所以才画出来orz发现教主和护法的脸画崩了×
ooc预警,沙雕预警【结尾真的很沙雕】
纯糖无虐_(:з」∠)_

私设是祭冠是象征权力的,比较威严动不得,然后跳跳故意的,意思差不多就是“别给我送贺礼了”

预祝跳跳生日快乐!比心心(。・ω・。)ノ♡

想了一下还是做个置顶,图文无关_(:з」∠)_
首先自我介绍,我是个涂鸦的,是个沙雕,还是个玻璃心的沙雕,进可哈哈哈退可嘤嘤嘤
脑回路不太正常,万年重点错,比别人慢一拍,因此很容易让别人不舒服,这个我需要道歉

这个号是开来专门磕冷cp以及开车的,我吃的cp非常——北极圈,都是邪教
大号吃的cp都有点洁癖
但是小号不但吃all向各种拉郎还吃的津津有味,有些时候饿的要死甚至会去蹭一下拆逆家粮,混沌邪恶类,热衷于说骚话∠( ᐛ 」∠)_我是街头最靓的仔
小号虽然吃的很杂但是依然是本命

目前可以列举的cp有:
跳右,偏黑心跳
如杀
欢卓
炎尘【不过是漫画版入坑的】
剑三里吃的all大师,五七万歌攻向,偏毒唐,琴花琴,秀佛【我真的好饿……】还有一些别的杂七杂八的
战龙四驱里的x选手
……除了跳右都没产过粮,太真实了……
……让我想想还有什么可以糟蹋的童年回忆👀
暂时想不起来啦,想起来再补充

另外关于打tag,很少打原剧tag,cp只打cp的tag,除了角色中心延伸出来的cp或者某方性转为了避雷,会打打角色tag外,能不打角色tag尽量不打
但是基三同人的会打剑三以及门派tag见谅_(:з」∠)_

【初宣+印调】虹跳本《问君何所之》

风雪塞北:



文手试阅↓


飞光


跳跳低头去看自己握着青光的手,这双手上沾染过多少血,那些人是不是无辜他自然是不能一一分辨的,但是这些话,也不必对虹猫说了。七剑合璧一役,他给予过自己莫大的信任,这就够了罢。他抬头,带出了笑意,这笑意是到了眼底的。


“我和少侠你,还是有不同的……”他想了想,这样说道,“换做是我,绝不会计量恶人心下有几分善意心肠,是不是迫不得已。而少侠不然,明知道我身处魔教,却没有为防我作恶而一剑杀了我,是以少侠是少侠……也只有一个少侠。”


“既然拿得起手中的剑,”虹猫笑道,“那这世间,也只有一个青光剑主。”


 


时晴向暝


他研着药,一点一点看着褐色药沫浮起白色气泡,搅动在瓷质的小勺中。


跳跳在这静谧到时光凝止的午后醒了过来,青光剑主没有多少血色的脸陷在衾枕间,暖阳从窗下投过来,映着他的眉眼如初,琥珀色的眸子并未见多少黯淡。


“你醒了?”虹猫将手中的药碗端过来,小勺堪堪停在唇间,不容置疑,“喝。”


“逗逗配的药,实在是太苦了。”跳跳认命地喝下,皱了皱眉,对着虹猫抱怨道。他说着,瞳眸里却是有暖意——他自是知道神医此刻不是为采药奔波就是为煎药操劳。


 


衣上云


跳跳的眉压得低了些许,纠结着沉吟,疑惑:“坏事做多啦?麻烦找上门来了?”


扑腾在他怀里的小七咕咕地叫,灵鸽通灵,奋力用小翅膀拍打表示着自己的不满:自家的主人可是武林落章认定的盖世英雄,召集七剑覆灭魔教,哪一件不是煌煌声名的大事,在这人口中却成了一句仿佛唯恐避之不及的“麻烦”。


“报应、报应,谁说不是呢?”跳跳却是变本加厉地又来了几句,“当时魔教之围可是嫌弃我扰他甚多,现下也不让人过安生日子。”连阿鸾也几乎要怀疑,他下一瞬就恢复成那眯起眼睛笑看风云的魔教护法,青衣金衫随风,再念叨几句:“不管,不管。”


 


天际明月


“还记得当年我们都说过什么吗?”虹猫问跳跳,夕阳的光照在白衣侠客的背上,模糊了那俊容上的神色。


跳跳瞧不清,也不敢妄断虹猫的意图,便反问道:“谁还一字一句地记着当年的玩笑话?要都这么着,可不累人?”


“总该记得一两句吧?”虹猫循循善诱。


跳跳终抬眼看他,慢慢把已经同椅背黏成一体般的脊梁伸直。夕阳的光染了他半边面颊,映着他一只棕褐色的眸子如琥珀般,只是琥珀无光。


“少侠,”青光剑主浅浅弯起嘴角,手中捏紧了折扇,温声道,“旧梦不须记。”


 


舞姬与侠客


跳跳被噎了个正着,脸色一瞬间变得不好。憋了半晌——哪知虹猫比他想象中有耐心,他只得“气急败坏”道:


“我说难怪我父亲总告诫我别惹长虹剑,一旦被粘上,这辈子都别想挣脱。”


虹猫爽朗一笑,上前一手勾着跳跳的腰——果真是那日的手感:


“我父亲也常告诫我,青光剑都是鬼灵精怪,不好好镇着就该无影无踪了。”


“你不是钟馗,学什么镇鬼?”


“非也。长虹只需镇青光。”


 


心头朱砂


“虹猫你——”蓝兔低声惊呼,一番话在舌尖几番润色修改,终归出口的却是:“你如此做,倒真不怕他恼你?”眼前这七剑之首对七剑智囊抱着何等感情,她在旁看得一清二楚,亦对二人前景的不易抱以怜惜,如非必要,她不愿看着这个向来聪明的七剑之首自掘坟墓。


虹猫重复道:“我说了:只要他安稳,我别无所求。”


看着那位七剑之首的目光,坚定如盘石,蓝兔一时动容,竟觉得自己再说下去似乎会过火,遂也止住了话。


但愿——这位七剑智囊,前魔教护法,能在太平盛世之时稍微愚笨一点吧。


或者稍微一点还不够,还得再愚笨一点。


 


宜娶不宜撩


竹林居士敲敲夹在指尖的白子,想了想道:“那虹猫可真下得了苦心,不会看戏都陪你看呢。”


“此话怎讲?”跳跳抬起脑袋,两缕碎发从额前垂下。


“他这投其所好,也是下了重本,”达达说着下了一步,淡淡道,“我说难怪了,今个儿他大清早来问我借曲谱戏本,想来是要恶补啊。”


“何苦呢?”跳跳惊诧地叹道。


“你说何苦呢?”旋风剑主白了青光剑主一眼,恨铁不成钢,“这叫投其所好。”


青光剑主安静了一会,棋子走了两回后,他才恍然大悟道:“虹猫又有何事行不通?亦或是——哦对!他约摸是在气我跟神医说了他心结之事,这叫找我算账呢!”




追踪暗语


当年那个初出茅庐让人担心的虹良少侠,如今已是家喻户晓万人敬仰的大英雄,他不用你再盗药偷医,也不需你再铤而走险,那个小你一岁的七剑之首,不知何时,已经比你强了。


这回连身高都赶上你了。


齐鹭尧笑笑,看着灰头土脸从废墟之中爬出来的少侠,一边挥去灰尘一边咳嗽着喊“鹭尧,鹭尧”,忽然就觉得他十分高大。是啊,以前回回都是我救你,现在的你,却已经不需要任何人担心了……相反,毫无长进的我,才是个不称职的军师吧,每每都需要你挂念是否平安,还总是下意识地认为你还是以前那个愣小子,想当然地说教,看不清二人究竟是谁更幼稚。


硬要你变成我想象中的样子,这样要求你的我,才是真正的孩子心性吧。


 


请再翻慢一点 那么厚一本时间


“关于七剑的记载,各种史料文献、艺术作品都非常少,比较成段的记录我们在魏晋时期文学家沈牧达所著的《野考补录》中有看到过,但说实话,这种野史在我们历史考证时向来没有太大参考价值,而且这位沈诗人传世的作品也很少,他所在的具体时期本身就是个迷,无法帮我们断定七剑的年代。”齐鹭尧没有注意到徐虹良的异样,小心翼翼地把玻璃匣放在桌上,“甚至吧,还有这样的说法,也许这位沈牧达沈诗人本身也是七剑之一……哈哈,这就只有这七把剑自己才知道了。”


“……”


徐虹良看看长虹剑,又看看齐鹭尧,眼神复杂。


“多漂亮啊。”齐鹭尧望着匣中宝剑,暗自感叹。


“长虹贯日,七剑之首……一千八百年前,该是什么样的人才能佩挂这种宝剑呢。”


 


请再翻慢一点 那么厚一本时间(2)


殷蓝并不回答他。


这个问题他与徐虹良争论好几天了,其实不需要她回答什么,该说的徐虹良都与他讲过。文死谏,武死战,古来侠士都为世间正道抛头颅洒热血,七剑代代相传前赴后继,定会有后人重新背负起侠义二字,灵鸽传书,七剑待命。就算是他们的前辈,上一代七剑,不也用自己的命铺出一条路,将未了的心愿算做身后事,让儿孙还天下一个海晏河清?


七剑合璧非死即伤,也没见你们半分犹豫啊。


齐鹭尧疲惫地靠在床头。


……厉害……


你们对付不了我,就让虹良来对付我……厉害。


 


请再翻慢一点 那么厚一本时间(番外)


他拍开泥封,倒出一碗水酒,端于眉心,这是他尚任护法之时学到的最卑微的礼节。于己卑微,便是于人之鼎礼,如此大礼他只对两个人拜行过,一是他的灭门仇人,魔教魁首赵枭,二是他的复仇恩人,便是七剑,便是诸位,便是当下,便是现在。


他单膝跪地,俯身颔首,酒碗端得比头还高。


第一碗,敬牧达兄妻儿平安顺遂,敬水生如于世早日得相见。


第二碗,敬大奔莎丽来生长相守,敬水生如离世平安赴阴曹。


第三碗,敬蓝儿不世出冰雪巾帼,敬玉蟾宫贞烈流芳美名扬。


他饮罢三碗,忽而发笑,将碗狠狠摔破在地上。


 


空骨(上)


“爹爹,”十二岁,已经不算小姑娘的顾翾兮问道,“我们为什么一直都像是在四处奔逃?”


顾择青一震,回过头时神情却仍旧平静,甚至恰到好处地带上了一点茫然:“你说什么呢?”


“六年,爹爹。我们最初从楚水到江南,随后北上至雪原,又一直往西穿行于荒漠,接着又下南川,回归蜀地再下江南。六年,我们将这条路来回三次,从始至终,您也不曾告诉过我,我们为何要如此,为何不择一个地方安定生活。”顾翾兮叹一口气,眨着眼睛,“爹爹,我们若不是在逃,还有什么别的理由能让你一直如此反复,从来没有想过回头?”


 


空骨(下)


“翾儿!”


听到熟悉的声音,顾翾兮猛然回头,却不见顾择青的身影。只是她的不远处,一把剑被高高抛起,熟悉的形状和光彩摆在她的面前,她却已觉得无法思考,只凭着本能朝那柄剑的方向扑去。


顺利握住剑柄,顾翾兮一手执剑,另一只手托起剑鞘。便是一瞬之间,青光便在一个新人手中出鞘,泛着冷光的剑色几乎迷了人的眼。


后面的事顾翾兮是真的印象不深了,因为那时,她感觉她的一切行为都出于本能和心中燃烧的火焰。她凝聚着全身的内力,感觉自己经脉处有什么在清晰地涌动,嘴里喊出的是她这三年来喊过无数次,却没有一次能够完美收尾的招式:


“青光普照!”


 


我本飘零人


“少阁主不能再犹豫了,休要被这腌臜货蛊惑。”


“没人告诉你把嘴擦干净再出来吗!”


话音未落,几枚飞镖贴着刚才破口大骂的汉子耳边而过,蓄着强劲的力道直冲抵在跳跳颈上的利刃而去,接连两声脆响挡开了寒刃,也震得少阁主虎口发麻,再看那汉子耳边未散的呼呼风声,吓得他再不敢做声。


清朗沉稳的话语声让一众人摸不到头脑,跳跳却是认出了主人,强撑着半蜷右臂尽量撑起上身,生怕局势不可收拾。


 “七剑用不着你们说三道四,谁想讨个公道就冲着长虹剑说话!”


 


剑灵八卦小分队


剑灵也跟人一样不禁念叨,大家正慷慨激昂抨击紫云迟到,就听嘭地一声踹门,紫云风风火火挤到留好的座位。


奔雷直冲旋风递眼色:我刚才是不是太大声了,她是不是听见了,我是谁我在哪我该怎么办?现在原地变盒子来得及吗?旋风也报以同情的目光:别怕兄弟,家暴了有哥哥护着你,哥哥给你收尸!奔雷正要用“去你大爷的”眼神回复,目送秋波的交流就被喝够水的紫云打断了。


 “你们知道不知道,虹猫喜欢跳跳!!!”


 


之子于归


“婚礼就算了。你们不就是想骗顿吃喝吗,管你们饭就行了呗。”跳跳见一群人要反驳,抢先堵住他们的嘴,“你们一上来就让虹猫走男方礼仪,我就不说什么了。要是真办婚礼,却扇你们打算让谁来?”


跳跳目光锐利扫视一周,料定没人敢当出头鸟。


几个人想想要是真让跳跳像新娘似的拿把扇子怕不是要性命不保,一想他要报复就浑身发冷,纷纷赞同他混过去就算。


 


梦里不知身是客


“告诉黑心虎他休想得到麒麟,最好杀了我免得后悔。”


跳跳闻言,左脚把脚边准备好的薄木板踢到虹猫身前,右脚随后蹬地而起,踏着水波几下腾挪稳稳踩在水面上的木板就势半跪,右手展开袖中折扇死死抵在虹猫脖颈。原本死寂的水面上泛起几阵波涌,冲得虹猫有些站立不稳,而面前那人压着木板,鞋面被水花打湿身形倒是稳当。


 “你真不怕死?”


 “我宁可粉身碎骨,也绝不向魔教卑躬屈膝。”


两人近到自己的鼻息会喷在对方脸上;近到跳跳可以嗅到虹猫身上的血腥味;也近到虹猫可以清晰地看到跳跳眸中刹那的闪烁。





青光破晓日当头,长虹横渡晴空悠


不知君将往何方,天地一沙鸥,宝树枯枝皆可栖身。孤鸿往来有何意趣,吾愿相伴,君可嫌?


=====君往何处  严月同游=====




感谢点进这里的你!请在最后留下宝贵的意见,你的支持对我们来讲意义非凡




--印量调查--

西行纪周三更新!坐等家暴——呸不是是杀心和如来斗法!

回顾一下发现这句“咳……观音大神都要我们走了,还站着干嘛”莫名有点宠:明明是打败了杀心换来的逃跑机会,但是一定要表现的是“听大神的话快走”“大神给我们面子快走”这样的
很照顾杀心面子惹∠( ᐛ 」∠)_
希望动画版不要删了这句!我想听杰大苏苏的说这句话!!!滋儿哇乱叫!!!

!!!建模也太好看了叭!!!
漫画版的杀心只觉得骚气【不是】,动画版可以说是非常漂亮了!!
居然还是咬唇妆天啊😂这个皮肤也超好【扑通一声跪下了】

想了一个虹七的军训paro_(:з」∠)_
不过还没开始画,都是些小段子,有互动无固定cp
……应该

2p是这个设定下的黑虎父子∠( ᐛ 」∠)_(大概就是养子,远房亲戚车祸只留了这一个孩子【这样】)
为了防止看不出来小少主穿的是什么,特地加了个p3(「・ω・)「【在挨打的边缘试探】
辣眼草稿预警!
……私设有点多.._:(´_`」 ∠):_ …

关于教主的便装做了一个非常潦草的人设
非!常!草!
很容易辣眼睛,因为没打底稿人体比较扭曲

莎丽同款斗笠【不是】外加高到腰的开叉
我好骚啊∠( ᐛ 」∠)_